傻黃甜甲魚子_

想當一個優秀的畫手⋯_(:з」∠)_

貓頭鷹之歌(三題故事 2018.8.14關鍵詞「永遠」、「血液」、「書寫」)

接昨日設定裡的貓頭鷹。

我是夜晚忠實的監視者
從我的祖先誕生伊始
我的銳利和理性已刻入血液
絕不通融 絕不鬆懈

每個夜晚自月色開始蔓延
黑暗世界的傳記便開頁書寫
自認隱秘的勾當和罪行
我能看見 我總看見

我是夜晚永不閉上的眼睛
不需要慾 不需要情
我的身影永遠在暗夜上空盤旋
直到歷史不再允許我向前

三題故事練習(2018.8.13 關鍵詞「啃咬」、「賭博」、「白晝」)

立意不明警告。對話佔比極大警告。


「我們打個賭吧。」
狼說。
它把尖牙從我的脖子上移開,留下一圈血痕。
「⋯好。」
「你也不問問是什麼賭?」
「問了有什麼用嗎?」
狼咧開嘴。「是呀,再糟也糟不過被我咬死了,是吧?」
我眨眨眼,習慣性貧嘴:「不,在您嘴下死去也不是太差勁。」
「那現在就⋯」
「打賭吧!」我搶白道。

狼趴下來。
「賭今晚這裡會不會飛過一隻貓頭鷹。」
「這是你在進餐前的新消遣?」我挑眉。
「等貓頭鷹才不是消遣。」狼晃晃耳朵,「是命運。」
「——是啊,我的命運。」我撇嘴。
「呼。」狼吐一口氣。「不。我的命運。」
「喔?」我坐起來,感覺腦袋搖搖欲墜。「我也很喜歡貓頭鷹。」
狼不作聲。
我說,「當然,我從來不用貓頭鷹決定命運——我只是覺得它們在畫裡很好看。」
「膚淺。」狼評論。
我笑了,不過只是很小的弧度,因為肌肉牽扯得太疼。「是呀,膚淺的。我很在意美——美就值得死亡。」
「美就值得死亡。」狼重複。
「美就值得死亡。」我喃喃自語。
「但是你就要被我咬死了。」狼盯著我。
「沒關係。」我說。

夜色由深轉淡了。
我問我的同伴,「這賭局什麼時候結束?」
「再等一會。別的鳥會叫。」
「行。我都看不清楚了。」
狼靜了一會。
然後它說,「你賭它來還是不來?」
我瞇起眼,然後發現這樣舒服多了,不太想睜開。
「喂⋯不會死了吧?」身旁傳來翻身的響動。
「沒呢。放心。」我又扯到臉部肌肉了。「我在想⋯」
狼不動了。「早說嘛。」
「我賭它來。」
狼又動了。它好像很驚訝。「為什麼?」
「⋯直覺。」我吐出一個詞。
然後我又悠悠地解釋,試圖牽扯到盡量少的神經和肌肉,「我第六感還蠻好的⋯在我腦子清醒的時候。」
狼有些不以為然。「我不覺得你現在很清醒。」
「為什麼不?我腦袋很安靜。」
「⋯好吧。」
狼妥協了。

我們又等了一會。
天空越發亮了,一開始只是泛白,後來好像要加入暖色。
不過我也不確定。因為我眼前又漸漸黑了。
狼沒有發出聲音。當然也可能是我沒聽見。
白天⋯要來了。

狼等到人類一點微弱的呼吸聲也沒有了,才立起來。
它看了看這具血跡斑斑的屍體,張嘴咬住了它的脖子。
喀擦,喀擦。
啃到狼都有點不耐煩了,頭顱才整個掉下來。
狼叼起頭顱,第無數次望向天空。
白天⋯要來了。

天官賜福,百無禁忌。
完結賀給我追完的第一部網路小說。
喜不自勝。

國債暴跌。
靜候觸底反彈。

花城主,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,你會回來,靜候佳音。

你很好,想說你太辛苦,但這就是你,我無法置喙。

240章結尾⋯
偷懶不想手繪,結果畫得更慢更難看了⋯哇的一聲哭出來。

那個許下承諾說只要花城主表白就每天寫賀詞的傢伙回來了⋯⋯⋯

最近劇情好嚴肅 我也遇到一些傷心事
婚禮賀詞是真的寫不下手⋯⋯
摘抄一些情詩。每章一段,大概三四十段吧。
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?(笑

找到後面其實挺不好找了,大堆少女心的詩句,很多重複,老大三粗如我也是不太舒爽⋯
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唷x

攻略自由度太高不是好事⋯⋯

面對滿屏的蔡師兄
我只想拜倒在艾紅小姐姐裙下

立flag表示要畫